欢迎来到 - 八灯故事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解梦 > 名人与解梦 >

胡适晚年与中国文化名人后裔的交往

时间:2020-03-26 07:10 点击:
胡适 (IC photo/图) (一)严复的孙女严倚云、严停云致胡适信三通: 州立师范学院 1950年1月11日 亲爱的胡博士: 一直想给您写信,但总未动笔,否则您早就收到我的信了。 谢谢你为我离开中国所做的一切!否则我根本不可能到这里来。 这是我同一学院的第

胡适晚年与中国文化名人后裔的交往

胡适 (IC photo/图)

(一)严复的孙女严倚云、严停云致胡适信三通:

州立师范学院

1950年1月11日

亲爱的胡博士:

一直想给您写信,但总未动笔,否则您早就收到我的信了。

谢谢你为我离开中国所做的一切!否则我根本不可能到这里来。

这是我同一学院的第三年,我想是应该考虑去选择一所学校了,否则真的年纪太大。(疑有脱文?)我将在复活节前后来纽约,假如您在那里,而且有时间,我希望能来看望您。

尊敬您的:伊莎贝勒 严倚云

又及:请在附件的空白处附上奖学金的保密推荐信,巴伯奖学金(好像是一项密歇根大学颁给杰出东方女性的奖学金)的推荐信应寄送至Frank Huntiey博士秘书处。

810西 第30街

洛杉矶7,加州

5月1日,1958

亲爱的胡博士:

谢谢您让我和高叔哿相识,我们事先都没有很高的期望。但时间一长,我们发现双方的生活哲学、思想观念、兴趣爱好惊人地一致,甚至我们的缺点也差不多。既然我们想找到不太可能,我们觉得难以置信。我从未遇到这样一个小伙子,他欣赏我最珍视而其他人往往忽视的部分性格,也容忍我的缺点。他从未遇到兴趣如此广泛的姑娘,双方皆相信家庭幸福取决于互相容忍对方的缺点,而不是青春、美貌、财富、社会地位等择偶的世俗标准。为了维持开始的好印象,为了公平,所以我们双方都很坦诚。

当我们发现双方想法一致时甚至有点害怕,(此处模糊不清)都相信对方是最好的另一半。

我们各写了约二十封信之后,我有幸收到肯塔基州莱克星屯外语会议的邀请,我有一站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停留,我们决定这次会议之后第一次见面。我们甚至说不清谁发起了见面的动议,其实是在鸿雁往返中同时发出的。

我们不知对方的年龄和长相,这没关系。我们都朝气蓬勃,思想成熟,行为得体。见面之后,我们发现双方都比自己以前的信中描绘的要好。

当我们步入酒店的电梯,叔哿听到我和电梯员说了一句话,他马上打定主意不让我溜走。我们没有看电影,也没有上馆子,我没有穿上漂亮的衣服或高跟鞋,我们只是坐着喝了几杯茶(我带了茶叶,叔哿带了热水器,事先并未商量)。我们周六下午三点多钟会晤,十一点分手(因为他看到我累了),次日上午八点半我们再次见面。下午两点我们做出决定,叔哿一旦辞职找到另一份工作,我们就在洛杉矶安家,或许是1959年秋天。假如我待在这里,很难找到工作,所以我们作此决定。我应在1959年秋天排队等待提升或者终生职位。叔哿在洛杉矶找到一个好工作则不为难。

至于结婚计划,叔哿转弯抹角的问我,我说我不要订婚戒指(除非满足他的),履行婚姻合法化手续之外的其他事情都不必要,叔哿鼓起勇气提起我们接受礼物,我可以正式保留婚前的名字。

希望您不要以为,我们如此决定,是因为双方到了结婚的年龄才匆忙抓住最后的机会。不,完全不是这样。我们深爱对方,像任何一对少男少女一样浪漫。我们仍不能相信我们不是在梦中。但事情发生了,的确发生了。

现在我觉得二十年前潘光旦教授在课堂上说的一句话很有道理,“男女有相似的背景,相似的兴趣,相同的年纪,健全的心智或体格,他们就会不可避免地爱上对方。”

叔哿对我好极了,他对我完全平等,同时又让我感到自己是女性,此前从未有人这样对待我,使我有这样的感觉。我既不是做男人的事,也不是做一个女孩的事。同时,我还没有习惯他的尊重和照顾,我有点不知所措。我很高兴,很幸运地遇到像您一样照顾我的人。但您难以想象,假如我和他见面后是怎样爱上对方的?

尊敬您的:伊莎贝勒 严倚云

胡适先生:

这两天因为伺候发高烧的孩子,以致没有足够的休息。孩子们跳蹦着上学去了,自己却瘫在床上媲美林黛玉。明勳高举着您的信直来到床沿,快乐兴奋之余,头痛腰酸全都忘记了。

七月初,文星书店职员告诉我,您预约了五本《智慧的灯》。在几乎不敢相信的惊喜心情中,我就想执笔给您写信。那时候,您已回南港,报纸刊载您患肠炎,需要静养。这使我不曾寄出已写好的信。第一因为怕打扰您,其次,为了担心自己有向长辈献殷勤以讨赞美词的嫌疑,还有一个原因是胆怯,“我真的居然能够执起笔来写信给胡先生吗?”感冒痊愈后,希望明勳领我到南港拜谒先生、夫人,能够得先生金言指导,当是晚辈的光荣和幸福。

倚云婚后一切都好,只是太忙,忙得和机器一样。敬请

俪安

晚 严停云谨书

晚 明勳附笔并敬呈拙作一册

胡适致叶明勳、严停云夫妇的信

明勳先生、停云夫人:

今年七月里,承你们俩寄赠《智慧的灯》一册,当时正值我在今年第二次病中,没有写信道谢。一搁就是三个月,真是失礼!千万请恕罪。

停云夫人的小说初在报纸上发表时,正当我因心脏病住在台大医院;后来我四月尾出院,暂住台北市休养,直到六月尾才回南港。那时停云夫人的小说已结束了,已快出版了。这篇小说是我病中每天必看的,也是我的几位“警卫”朋友每天必看的。所以我预约了五部,送给我病中“警卫”的四个朋友——我自己也留了一部——作为一件纪念品。

七月里收到停云夫人签名赠我的一本,又得明勳先生的名片,我才知道作者是倚云的姊妹,是严几道先生的孙女。

这几个月以来,我常听朋友说起《智慧的灯》,也听说这本书销售的很好,我私心很高兴。今天写信向你们两位道谢。同时也盼望停云夫人继续写作,使我们不久又可以读到她的新著作。

今天我寄了一本《智慧的灯》给一位朋友,他是认识你们两位的。

请恕我这封耽搁了太久而热诚并没有减低的谢函。敬祝

双安

胡适敬上 五十,十,十八

许久没有得倚云的信了,他们都好吗?

(二)齐白石之女齐良怜与胡适来往函六通

适公院长先生赐鉴:

我们见到您已返国久居,非常高兴,并祝您精神愉快,身体健康。我记得在民国三十七年的秋冬间,您曾为家父白石老人写过一部年谱,这部年谱后来已印行,不知尊处现在还有没有存本?我因……逃难来台,所有的行李都已散失,对于家父给我纪念的墨宝,如今一件也没有了。今天我很冒昧的给您写这封信,就是希望您还存有家父的年谱,并且请求您借给我一个时期,我好照抄一本,并且您知道其他人士存有的话,就请您介绍我去洽借,我想您是我父亲生前的好友,如今在这海角天涯,对他女儿的这一份请求,愿为帮忙吧?敬祝

秋安!

世晚 齐良怜敬上

十一月十二日

赐示处:台北市建国南路二五一巷十九号易寓

胡适复齐良怜

良怜女士:

我很高兴收到你十二日的来信,谢谢你!

尊公白石先生的年谱,我这里也没有。我在国外时有一本,现在正在装箱运台中,大约下月底可到,那时我再借给你。

听说香港商务印书馆可以买到这本书,我已托人去买,如有多余的本子,一定送你一本。

如果你能知道你父亲最后的消息,及身后府上的情形,我很愿意听听。

匆匆,敬祝

大安

胡(抄件)

四七、十一、十八(即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十八日)

适公院长先生:

谢谢您给我回信,您并且说将您所收藏的一本家父年谱借给我,或是向香港方面买一本送给我,这使我非常高兴和感激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